根源

专注某幻与白白,永不动摇。

有三次嘟督说某幻像巧克力,还有一次他被打了

有三次嘟督说某幻像巧克力,还有一次他被打了(嘟幻)
*嘟督不噶油X某幻君 的同人,不逆不拆
*巧克力梗、健身梗、小肚子梗均来源于嘟督某幻深夜直播的录屏
*一个人也好,告诉我这对不冷!
***请勿上升真人,请勿上升真人,请勿上升真人。



1、
第一次是他们刚见面的时候,因为臭味相投,都是变态,于是当天晚上就打算搞点事情。
他们黑灯瞎火地窝在被窝里(真正窝在被窝里的其实只有某幻,嘟督说他怕热),拿着各自的手机开着各自的直播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种奇奇怪怪甚至有些给力给气的话题,炫耀般的哈哈大笑。
看哪你们的某幻老公现在在跟我共度良宵哪(并不)
看你们的嘟督现在在冲我撒娇哪(幻觉)
他们聊着聊着,某幻突然莫名其妙的呐喊了一句“巧克力”,嘟督也被当时神经病一样的气氛和没开空调的房间搞的晕头转向,也莫名其妙的在一片漆黑中附和,
“某幻我觉得你才像巧克力。”
某幻愣了一下,好像还没回过神:“啊......”
然后空气就被一道诡异的声音划破。
“丝溜------”
嘟督自得其乐地自己发出了舔屏的声音,还一边在心里幻想某幻的脸舔起来会是什么感觉:
“唔,舔的满嘴甜。”
某幻微妙的沉默了一小会儿,但同是变态,某幻的造诣也不见得比嘟督浅:
“哎呀,我要被舔化啦。”
很俏皮的尾音加上被来就很温油的声音,让都督产生了一种自己才是被调戏的那个的错觉,但这黑灯瞎火的,说不定某幻就是随口一接,于是嘟督没有放弃,换了个较为低沉的声线接着说了一句,
“啊,小宝贝儿,你真甜啊……”
这回某幻终于没再上来什么话,嘟督也胜利似的哈哈大笑,满意地结束了这次硬撩。
后来,嘟督无意间跟某幻说起那次骚聊,其中就有巧克力梗。然后,某幻突然一下子红起来的耳根吓了嘟督一跳。
敢情他当时是害羞了啊。
难得难得。情商并不怎么高的嘟督感叹道。
不过那都是后话了。



2、
还有一次是在BW现场。
一起进了会场之后,嘟督就和某幻分头行动了。某幻当然没有戴那个鬼畜的马头,也没有戴墨镜和帽子,仅仅只带了一只黑色的口罩。
所以当过了一段时间,某幻和嘟督再次在会场相遇时,某幻的打扮给了嘟督很强烈的即视感。
黑口罩,黑色的短袖衫,黑色牛仔裤,有些长的刘海,总之就是一身黑的少年打扮。
这看起来怎么这么社会呢。
......更何况他长得就很社会,当然,是褒义。
嘟督想起了昨晚直播室说过的话,
“某幻这个人啊,长相跟声音非常不一样。”
他这么说是有依据的。
光听某幻的声音,就很容易联想到那种成熟系的大暖男(前提是他好好说话),可是他本人长的又很...受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“攻音受脸”了吧。
那么,自己与某幻刚好相反。
“受音攻脸”的嘟督想到这里,又不禁得意忘形。直到某幻的脑袋凑到他脸旁边的时候,他才猛然回过神来。
某幻好像是在看什么东西,但由于身高原因,不得不稍微弯弯腰,这样一来,本来站的就不怎么笔直的嘟督就和他形成了一个有点儿暧昧的姿势。嘟督被突然出现的脸吓得打了一个激灵,但当他转过头去看某幻的时候,他却又很丢人的愣住了。
近在咫尺的某幻的眼睛微微被刘海挡住了一些,却更显得那双眼睛圆圆的,可爱无比。
直男审美的嘟督对这种杀必死根本毫无抵抗力,他愣在那里,突然想起自己硬盘里的女神铃原爱蜜丽来了,于是他又情不自禁地把爱蜜丽的样子跟某幻的重叠在一起。
接着,嘟督猛的一下,直接从某幻身边弹开了一两米。
......过分了,过分了。
嘟督自己在心里提醒自己。
这一举动害的脑袋几乎抵在嘟督胸前的某幻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于是嘟督又不得不去应付某幻疑惑的眼神。
“某幻你老是一身黑,穿的像个巧克力一样,我...我没办法嘛。”
真是烂透了的借口,自己的脑袋绝对是被昨天晚上那场骚聊搅成浆糊了,说的话都乱七八糟的一塌糊涂,简直毫无逻辑性。
正当嘟督绞尽脑汁想去说点什么弥补时,某幻却在愣了一会儿后,隔着口罩冲着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。
嘟督:???我自己都不明白你了然什么?
接着,某幻用一根手指戳了几下嘟督并不明显的小肚子,然后转身扬长而去。
后知后觉回过神来的都督恼羞成怒。
“心机幻!!!”


3、
距BW很久以后,有一次两个都在拖更的UP非常有默契的在网上交流彼此的创作灵感。
当时的场景可谓非常混乱,光是某幻起的名字就霸了好几屏,所以我们在这里就不多加赘述,直接跳到关键性的对话附近。
嘟:唉某幻。
幻:???
嘟: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。

4、
这件事情是很久以前嘟督就应该察觉到的。
在见面之前,他们两个就经常翻看对方的视频,然后被对方某个新奇的脑洞逗乐。
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默默关注的时间过长,甚至令两个人都产生了“我很熟悉这个人”的错觉。
但当他们见面以后,他们才察觉到自己对对方知之甚少,可以说只能算得上互相认识、但却没有太多交集的陌生人。
他们互相喜欢,却又彼此互不关心。
他们彼此了解,却又对对方一无所知。
所以当他们见了面,无关什么性取向———
仅仅是想要去触碰,去了解对方,去感受自己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另一个自己。
另一个不再是口头上,而是从心底里喜爱对方的自己。
嘟督不知道他现在把话挑明会不会吓跑某幻,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对面那双可爱的眼睛里充满了厌恶的扭曲神态。
但他的确是可怜的。
成堆的话语积压在大脑里,随着每一次血液流动一遍遍地将心脏碾压,那甚至要使他窒息。
他的内心或许并没有外表那么积极开朗,但他现在并不怎么在乎这一点。
他在乎的是,某幻是不是也是这样,
也与自己有着相同的感受。


5、
第三次来的很快,这连嘟督自己都没料到。
自他那句话过后,某幻一连着几天都没理他,私信也不理,艾特更无济于事,没办法,嘟督只好拨通了自己当初在BW和某幻交换的电话号码。
他满怀希冀的注视着屏幕,过了一会,电话通了。
嘟督几乎是笑开花了,他紧紧抓住手机,想说点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“嘟督。”某幻的声音先传出来,他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“我不管你那天是怎么想的,”某幻几乎自暴自弃地叹了口子,“我得告诉你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一瞬间,嘟督甚至发生了幻觉,他以为这一切都是梦,于是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。
身体上的疼痛是如此真实,终于,他如释重负地笑了。
某幻也笑了。
“某幻,我觉得你特像巧克力。”嘟督的眼眶有点酸涩,“我已经开始想你了。”
于是某幻也笑着回了一句话,“你不减肥啦。”
“不减了。”嘟督狠狠吸了一下鼻子,“有你我还减什么肥啊。”


6、
第四次发生在前不久。
“某幻。”两个人认识了那么久,还是习惯性的用昵称来称呼对方。
“我觉得你真像巧克力。”
某幻狠狠瞪了他一眼,继续低头玩手机。
嘟督于是把手机夺了,想去亲他,结果当然是被狠狠怼了一拳。
干什么啊,又不是没亲过。嘟督有些委屈的看着某幻,却又被他微红的耳根逗乐了。
......或许,我真的应该陪某幻去健健身了。
被锤的地方疼了好几天的嘟督心想。


FIN.



评论(17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