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源

专注某幻与白白,永不动摇。

两小不一定无猜(嘟幻)

两小不一定无猜(嘟幻)
*中班嘟X大班幻
*架空设定,不喜...那我也没有办法。哈哈。
*龙幻忽幻吃的很开心,但无法放弃嘟幻。所以不放弃。
*坑里有人,但大家都是佛系粉......无奈。
*没有文笔,毫无常识。
*极不走心的超短篇。









1、
“幻哥哥!”
清脆的童音从身边传来,某幻放下手里的蜡笔,摸了摸嘟督的头。
“怎么啦,嘟美丽同学?”
被称作嘟美丽的男孩没有反驳,反而更加得寸进尺地一把抱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的小腿,“我饿啦,幻哥哥你有点心吗?”
“没有啦,等着午饭吧。”被叫做幻哥哥的某幻有点儿飘飘然,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有些老神在在的,“老师不让在教室里吃东西,不是吗?"
“是......”嘟督委屈的撇了撇嘴,不过随即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又笑了起来。
“那,某幻,我可以吃你么?”
某幻一愣,然后就被嘟督“叭”地在嘴上亲了一口。
“谢谢幻哥哥!”嘟督满足的笑着,一脸天真无邪地走出了某幻班级的门,引得小女孩们频频回头。
“那是你弟弟吗?”同班的忽悠凑过来问某幻。
“不是。”某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感觉有些害臊,这可是初吻啊。自己早应该想到,这小屁孩可不是什么善茬。


2、
嘟督,被同班的小姑娘们叫做“嘟美丽”,其原因可想而知。可这个模样可爱,说话奶声奶气的小家伙,在某幻面前却经常原形毕露。
嘟督:某幻~哥哥~
某幻:......干嘛?
嘟督:昨天我听我们老师讲故事,老师说,故事里的公主很爱王子。
某幻:对啊?
嘟督:可我觉得你一点也不爱我(委屈脸)。
某幻:......

嘟督:某幻哥!
某幻:(惊了一跳)怎么啦?跟打了鸡血似的……
嘟督:我们班里的一个女生跟我说,她觉得你很可爱,她很喜欢你!
某幻:...啊?
嘟督:于是我就跟她说,你一点也不可爱,不仅挑食,脑筋死板,晚上睡觉还打呼噜!
某幻:......别的先不说,我什么时候打呼噜了?!
嘟督:没有啊,我只是不想让她喜欢你!
某幻:......

嘟督:某幻哥哥!
某幻:停!闭嘴!我不想听!
嘟督:(一脸委屈,满眼泪水)
某幻:小祖宗小祖宗我错了,你别哭啊……
嘟督:(立马破涕为笑)我跟我同班的小夜打了个赌,我说只要我一不开心,你立马就会叫我祖宗,现在我赢了!
某幻:......
大概情况如上所示。
某幻在幼儿园的每一天,基本都是这样度过的。
但这种日子,最后终于也要走到尽头了。

3、
毕业的那一天,小朋友们向老师拥抱道别,很多小朋友都哭了,老师也哭了。
某幻也很难过,但他坚定的认为自己已经是男子汉了,从毕业总结大会到毕业晚会,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。
他也与老师拥抱并且道了别,不过他还有更加担心的事情。于是,他向父母打了招呼,快速地向位于二楼的中班教室跑去。
教室里空荡荡的,小朋友们现在基本都在外面玩,留在教室里的只有一个人,嘟督。
“嘟督。”某幻轻轻走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。
嘟督站起来,面对着他,某幻这才发现他长得几乎已与自己一样高了。
“我要走啦,去上小学。”某幻刚才活生生憋回去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,他看着这个一直以各种形式坑他但也一直陪着自己的发小,头一回感到有些不舍。“你有一年都见不到我啦,你会想我吗?”
“不会。”嘟督的声线好像突然间变的更加低沉了一些,他咬牙切齿的说。
某幻一愣,但是嘟督已经抱住了他。
“我不会想你的。到时候我们上同一所小学,就又能看见了......”嘟督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,他抽抽鼻子,接着说,“不过,这一年你要常来看看我啊。”
某幻这才回过神来,他感到了一股不符合他年龄的欣慰。“我当然会啦。”他拍拍嘟督的背,嘟督也顺势用脑袋使劲儿蹭了几下他的颈窝。


(一直在教室外的老师: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早熟吗?)



FIN.




评论(4)

热度(48)